• 国家科技部中国科技论文统计源期刊
  • 中国科技核心期刊
  • WHO西太平洋地区医学索引(WPRIM)收录期刊
  • 美国《化学文摘》收录期刊
中国药师 >执业药师
新版GSP发布 执业药师短缺呼唤立法
发布人:

 

新版GSP发布后,对于拥有总数42万家药店的零售行业来说,最担心的莫过于执业药师的短缺。女士最近就在为此犯愁,她是山东一家连锁药店的负责人,公司为了进一步扩展发展空间,想新开几家门店,但却卡在了执业药师的配备上。而像她们这样进退两难的现实正成为整个行业的痛楚。

  据规定,今后新开办的零售药店必须配备执业药师;十二五末所有零售药店法人或主要管理者必须具备执业药师资格,逾期达不到要求的,取消售药资格。老百姓大药房就此进行了系统调研,零售药店和医院药房执业药师配备和用药指导严重的不足。该公司董事长谢子龙在全国两会上就此专门提出议案,呼吁执业药师立法来保障药学服务水平的提升,进而满足行业健康发展的诉求。

  供需严重失衡

  这位女士告诉记者:他们公司下面的药店每个店配备至少一名执业药师根本做不到,不是企业不配,而是要找到合适的药师很难。与监管部门严格要求零售药店配备执业药师的缺口相比,国内培养执业药师的速度则慢很多。

  从1994年开始,我国实施了执业药师管理制度,执业药师队伍不断扩大。但截止2012年底,获得执业药师资格仅22.6万人,而同期我国药品批发企业1.3万家,零售企业42多万家,医院2万多家,配置严重不足,数量缺口较大。健康需求与社会药学服务水平能力不相适应的问题日益凸显。

  据统计,美国每1500人中就有一名药剂师,日本每820人有一名药剂师。而同期我国每一名执业药师对应的人口数约为7500人。老百姓大药房的调研情况显示,除了人均配备差距之外,我国执业药师分布不尽合理,也是亟待正视的一个问题。最多的上海市每万人口对应的执业药师数是2.16,最少的黑龙江省每万人口执业药师数仅为0.14。此外,执业药师资格考试要求比较高,存在一个基本的培养周期,无法短期内实现增量跃进。执业药师制度实施近20年,通过其资格考试者才20万人。而要让全国的企业在规定期限内配备执业药师,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为适应新要求、新趋势,执业药师应当由过去的关注药物更多地转向直面消费者。一直研究海峡两岸药品零售市场的专家龚荣茂则告诉记者,药店要提高服务水平、承载医药分开的处方外配职能,加大执业药师的配备是必须的。

  目前医疗机构和零售药店实行两套药师制度,阻碍了药师队伍的发挥。新GSP将国家《十二五药品安全规划》中提出的执业药师配备要求纳入其中,是将执业药师配备提升到法定要求。但规划只是具有指导意义的规范性文件,并不具有法定的强制效力。多位人大代表和委员不约而同地呼吁,国家应制定立法时间表,启动起草工作,尽快制定执业药师法。

  难啃的硬骨头

  一个恶性循环在行业内仍在延续:顾客的漠视让执业药师看起来可有可无——药店对执业药师不重视——执业药师地位和待遇下降——丧失了提供药学服务和继续学习的积极性——素质有限、不能提供真正意义上的药学服务,使得公众愈加对执业药师失去兴趣。药店缺乏执业药师的主要原因不在物质方面,而在于药店执业药师社会地位低。女士认为,药店可通过改善执业药师在药店的生存环境等措施,鼓励更多的人员报考。目前执业药师通过率相对较低,在我国,大部分药店店员受报考工作年限限制,不得不推迟报考周期,也直接导致了考试的低通过率。

  鉴于目前执业药师数量远不能满足需求和严重地分布不均的问题,谢子龙建议在执业药师管理体系中,增加执业助理药师序列,引导药师和从业药师成为执业助理药师,经过一定时间执业经验的积累和继续教育的加强,执业助理药师可以成为执业药师,解决从业药师的问题。

  更重要的是,相比较,我国执业药师队伍的药学专业水平和法律法规体系差距较大。例如英国1815年就颁布了与药师和药房管理相关的法案;美国各州于1869年制定了具体的药房法或药师法;日本《药剂师法》也于1898年颁布实施。这些国家药师法及相关法规的制订和不断完善,对推进医药分业,抑制医药费高涨,提高国民自我药疗水平,保证国民用药安全有效发挥了重大作用。通过执业药师立法,为规范和提高药品使用环节的管理水平提供有力保证迫在眉睫。谢子龙说。

  而要立法,药师的教育问题就是成败的关键。美国药学教育的最大特点就是职业化,其药师的培养是6年大学教育加2年临床实践培训,已形成比较成熟的药学服务型人才培养体系。我国传统药学教育体制的知识结构以药学知识为主,缺乏医学知识和临床实践经验,知识结构不合理成为目前我国执业药师提供一流药学服务的最大障碍。龚荣茂认为,继续教育内容除法律法规以外,应重在病人用药教育、用药管理和不良反应评价,还有一些医疗保健的课程。我国大部分执业药师来源于传统药学教育的毕业生,他建议日后执业药师的继续教育要着重补充生物医学背景知识,通过改善执业药师的知识结构,充分发挥其提供药学服务的作用。

  随着医疗机构信息化建设的推进,社会药房根据电子处方为患者调配所需药品还缺乏法律依据。要实现以法律为保障实现医院电子处方系统与社会药房联网,促进处方正常合理流动,就得发挥社会药房药师的作用。龚荣茂认为。

来源:医药经济报  作者:马飞

相关文章